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凤囚凰 立即播放

10.5亿播放
乐虎国际 更新至22集/共54集 周日至周一23点VIP更新2集,非VIP次日24点观看

地区:内地

导演:李慧珠

类型:言情剧/古装剧/偶像剧/宫廷剧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湖南卫视

简介: 公元464年,刘子业即位,凶残暴戾,同母姐姐山阴公主刘楚玉则喜昭华美,门客无数。江湖第一帮派天机阁欲推翻刘子业暴政,派长相酷似公主的女弟子顶替楚玉执行天机阁的命令,扶持刘彧新政。“楚玉”来到公主府,小心...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22/共54集 )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大清早,公主府里传来了一阵闹声,原来山阴公主醒来后竟失去了记忆。山阴公主看到睡在身旁的白衣男子,她吓得连忙用衣服遮住了前胸。白衣男子叫容止,他是公主府里最受宠爱的门客。容止请来御医为山阴公主诊脉,御医诊脉后认为公主是脑中有淤血才会导致暂时的记忆混乱。山阴公主本想进宫面见皇上,可侍女提醒她身上有血光不能面圣。这让山阴公主很是生气,她只得把气撒在了侍女身上。一顿责骂之后 ,山阴公主让侍女下去,她想一个人待会儿。容止跟着御医一起离开,离开前他回头看了看山阴公主,他感觉今日的她很是奇怪。原来山阴公主早已经被调包,现在的这个公主是朱雀假冒的。

  • 容止说他并不是府中最聪明之人,最聪明的人是公主,因为公主懂得用像他这样的人。朱雀和容止一起坐在了案桌旁边,她要他来帮光佐写举荐信,不仅如此,她还要他从今日起打理府中的公务。容止询问该如何处置桓远和其他的门客,朱雀让容止看着处置桓远,至于其他门客该打发的就全部打发了。桓远被侍卫看管了起来,他本以为这是公主下的令,可容止却说这是他的命令。容止说当日桓远和江淹在房中密谈,而公主和越捷飞就在房顶上监听,就连他也不曾防备。桓远说虽然这次公主放过了他,但她不过是将他当做肆意玩弄的玩物罢了。容止劝桓远不要再起别的心思,因为下一次公主恐怕不会那么轻易饶过桓远一命了。桓远冷笑着质问容止是否甘心屈居在公主府中成为玩物,他看得出来容止的能力不止如此。容止让桓远不要操心他的事,他未来怎样不需要别人来说。

  • 竹亭里,流水将竹杯送到了朱雀面前,她只好硬着头皮说此番是陪堂兄前来,所以这诗可否由他堂兄来做。王意之虽然答应朱雀由她堂兄来作诗,但他要她多喝一杯酒。朱雀笑着连喝了两杯酒,她让桓远去作诗。桓远上前去做了一首诗,这首诗让在座的才子们都称赞不已。公主府中,墨香和容止在房间里下棋。墨香询问容止为何今日公主一大早就带着桓远出了门。容止笑着回答那是因为公主想要用桓远,桓远可是桓家的后人,他不仅才华横绝而且为人颇有城府。墨香认为容止不该将桓远这等人才拱手让给公主,容止却说不急,因为桓远迟早会是他的人。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大清早,公主府里传来了一阵闹声,原来山阴公主醒来后竟失去了记忆。山阴公主看到睡在身旁的白衣男子,她吓得连忙用衣服遮住了前胸。白衣男子叫容止,他是公主府里最受宠爱的门客。容止请来御医为山阴公主诊脉,御医诊脉后认为公主是脑中有淤血才会导致暂时的记忆混乱。山阴公主本想进宫面见皇上,可侍女提醒她身上有血光不能面圣。这让山阴公主很是生气,她只得把气撒在了侍女身上。一顿责骂之后 ,山阴公主让侍女下去,她想一个人待会儿。容止跟着御医一起离开,离开前他回头看了看山阴公主,他感觉今日的她很是奇怪。原来山阴公主早已经被调包,现在的这个公主是朱雀假冒的。

  • 容止说他并不是府中最聪明之人,最聪明的人是公主,因为公主懂得用像他这样的人。朱雀和容止一起坐在了案桌旁边,她要他来帮光佐写举荐信,不仅如此,她还要他从今日起打理府中的公务。容止询问该如何处置桓远和其他的门客,朱雀让容止看着处置桓远,至于其他门客该打发的就全部打发了。桓远被侍卫看管了起来,他本以为这是公主下的令,可容止却说这是他的命令。容止说当日桓远和江淹在房中密谈,而公主和越捷飞就在房顶上监听,就连他也不曾防备。桓远说虽然这次公主放过了他,但她不过是将他当做肆意玩弄的玩物罢了。容止劝桓远不要再起别的心思,因为下一次公主恐怕不会那么轻易饶过桓远一命了。桓远冷笑着质问容止是否甘心屈居在公主府中成为玩物,他看得出来容止的能力不止如此。容止让桓远不要操心他的事,他未来怎样不需要别人来说。

  • 竹亭里,流水将竹杯送到了朱雀面前,她只好硬着头皮说此番是陪堂兄前来,所以这诗可否由他堂兄来做。王意之虽然答应朱雀由她堂兄来作诗,但他要她多喝一杯酒。朱雀笑着连喝了两杯酒,她让桓远去作诗。桓远上前去做了一首诗,这首诗让在座的才子们都称赞不已。公主府中,墨香和容止在房间里下棋。墨香询问容止为何今日公主一大早就带着桓远出了门。容止笑着回答那是因为公主想要用桓远,桓远可是桓家的后人,他不仅才华横绝而且为人颇有城府。墨香认为容止不该将桓远这等人才拱手让给公主,容止却说不急,因为桓远迟早会是他的人。

  • 皇宫里,刘子业无聊又想要戏耍湘东王和建安王,他让太监去把那两头猪拉上来。等到湘东王等人被带了上来,他们看到刘子业不怀好意的笑容就知道今日难逃一劫。果不其然,刘子业要太监把王爷们放到火上烧烤。湘东王吓得跪坐在地上,而建安王却痛斥刘子业残暴无道。就在刘子业想要杀建安王的时候,跪在地上的湘东王已经吓得尿了出来。闻到味道的刘子业大笑了起来,他吩咐太监把湘东王拉下去洗干净,等到洗干净了再跟建安王一起上烤架。公主府里,粉黛将刘子业要杀湘东王和建安王的消息告诉了朱雀,她要朱雀赶紧想办法进宫去救两位王爷。朱雀先是慌张了一会儿,接着她镇定了下来,她告诉粉黛若是两位王爷无法在宫中自保,那么就证明他们没有能力推翻暴君实施新政。果不其然,朱雀的猜测没有错,湘东王为了自保听从天师的建议装疯卖傻,他吃下五食散扮起了猪。刘子业看到湘东王的样子就哈哈大笑了起来,他决定暂且饶过湘东王和建安王一命。

  • 刘楚玉谢过容止帮忙拖延时间,容止只希望她以后不要再对自己充满敌意。次日,刘楚玉进宫,在宫中遇到了天师天如镜,她觉得天如镜整日装神弄鬼,嗤之以鼻,正好这时,宫人来报,说是太后生病了,刘楚玉想着自己怎么说也是太后的女儿,该去看看她。天如镜劝她不要去,刘楚玉不听劝,天如镜暗暗摇头,该来的总会来。七煞、贪狼、破军三星齐出,世间必然大乱。刘楚玉去了太后所在的永训宫,谁知太后见到她非但没有笑脸,还一直赶她走,刘楚玉出来后,太后身边的人追出来解释,这些年来皇上和公主一直对太后娘娘置之不理,尤其是皇上,而公主名声太差,太后多次劝说未果自然心生怨怼。临走前,听到宫人说太后非要去安泰殿,刘楚玉悄悄跟了过去,却听到了天大的秘密。

  • 刘楚玉找到天如镜,问起他师父与容止之间的恩怨。天如镜告诉她容止是贪狼之命,天生阴险狡诈之徒,奈何刘楚玉贪恋他的容貌将他留在公主府中,所以上一代天师与容止做了约定,除非他能挽回败局,否则就不能离开公主府,天师去世后,这个约定由天如镜来继承。刘楚玉从来不信命格之说,她只信奉我命由我不由天。她希望天如镜能给刘子业驱鬼,让他不要再害怕鬼怪。谁知天如镜执意说自己不会驱鬼,更不会说谎。刘楚玉回府后,面对这一池平静的湖水,心中却起了涟漪,她不知道该不该杀了刘子业。恰逢容止过来,刘楚玉问他心中纠结时该怎么办,容止让她遵从自己的心。这句话让刘楚玉豁然开朗,既然她不忍心下手了,那就要彻底改变刘子业,这样倒也不违初衷。只是面对同为天机阁之人粉黛,看着她为自己担心,心中不免愧疚。

  • 刘楚玉拒绝了钟年年这等美人,遭到了钦慕美人的名流唾弃,纷纷离去,一场宴会,不欢而散。刘楚玉生气而走,桓远随之而去。王意之听到桓远叫刘楚玉公主没有一丝惊讶,只是诧异于她为何生气。容止告诉他刘楚玉为了这场宴会,费尽心思,却被一个被名门世族追捧的美人给毁了,她能不生气吗。钟年年放话只要喻子楚在建康一天,她就永不归来,仰慕她那些名流恨透了喻子楚,刘楚玉拉拢名流的计划彻底落败,刘楚玉和钟年年无冤无仇,刘楚玉敢肯定背后有人搞鬼,她是不会让背后之人如愿的,拉拢名流不成,还有寒门庶族呢。钟年年背后之人正是容止,这件事后,他命钟年年即刻离开,带信回去,少则半年,多则一年,他必会成事,让那边的人再忍耐一些。

  • 刘子业在花园偶遇先帝义妹、新蔡公主,对她起了龌龊心思,但是新蔡公主早已嫁人,是卫将军何瑀的儿媳,也就是何迈的妻子。刘子业为了自己的私心弄了具假的新蔡公主的尸体送回何府。与此同时,牢房里天机阁的人此次只能救出去一人,湘东王刘彧当机立断把机会让给了九哥义阳王。义阳王逃跑的事很快就被发现了,天机阁的人去引开一波人,义阳王趁机跟着送新蔡公主尸体出去的队伍混了出去。公主府中,刘楚玉拟好了奏折,拿给容止看想要争取他的意见。容止告诉她不可,氏族豪门圈占土地之风盛行,要做成这件事,必须要有军队的护持,而且不止建康城,城外的山川湖泽也被氏族圈占,百姓就算是钓上来一条鱼都要上税。听他如此说,刘楚玉有了新的主意。

  • 今日就是天机阁主留给刘楚玉的最后期限,如果她不能杀了刘子业完成任务,那等待她将会是严酷的惩罚,粉黛一直为刘楚玉担心,提醒她不要忘记任务。但刘楚玉一心想改变刘子业,早就放下了杀心。刘楚玉带着容止给她的香囊进宫,谁知半路遇到了刺客,侍卫急忙回府求救,容止匆忙赶去营救。混乱中刘楚玉落了单,刺客鹤绝持剑进入马车,鹤绝是与花错齐名的剑客,鹤绝一直以为是刘楚玉囚禁了花错,威胁刘楚玉放了他,刘楚玉告诉他花错只是受伤暂住公主府。鹤绝一直恐惧女人,因此近不得刘楚玉的身,马车狭小的空间,反而让他自己难受不已,容止就是在这时飞身上了马车,他告诉鹤绝追兵马上就到,劝他识相的话就赶紧离开,鹤绝不疑有他飞身离去。

  • 墨香之前是被湘东王刘彧送进公主府的,刘彧一直佯装窝囊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重获天日。墨香在容止的帮助下,亲自去见了刘彧,与他达成协议,待时机成熟,杀了刘子业,助他上位。而后,墨香又去见了沈攸之,沈攸之是沈庆之的侄子,一直被沈庆之压着本就心生不满,墨香允诺他事成之后让他取代沈庆之的地位,沈攸之毫不犹豫就答应了合作。沈庆之一直知道刘彧扮猪吃老虎,留着迟早会坏了大事,但是刘子业一直不见他,沈庆之等不及了,擅自冲去关押刘彧的牢房,对着刘彧砍了两剑,不过刘彧有墨香之前给的防护内衫,并没有受伤,反倒是刘子业在沈攸之的带领下,及时赶过来,在沈攸之和刘彧的挑拨下,对沈庆之起了杀心。

  • 刘楚玉回到公主府,在府门前被驸马何戟带着大队士兵围堵,说是皇帝召她入宫,刘楚玉看形势不对,入宫前交代流桑把她入宫的事知会桓远一声。刘楚玉见到刘子业温言关怀,谁知刘子业突然质问她为何骗他,天如镜和越捷飞告诉了刘子业香囊的秘密,刘子业怨恨阿姊不告诉他香囊的真相,并且不听她任何解释,下令将她禁足公主府。刘楚玉出宫前遇到了天如镜,质问他香囊的事,刘楚玉不懂天如镜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天如镜一直遵循天道,他之前给过刘楚玉机会,但是她并没有让刘子业转变,天如镜知道刘楚玉是个不甘命运的人,只好揭发香囊之事,让她对刘子业不再有那么大的影响力,不再试图改变天道。刘楚玉冷笑连连,天如镜的师父曾经为了天道让她颠沛流离,现在天如镜又为了天道处处与她为难,这该死的天道。刘楚玉因为越捷飞和天如镜一起向刘子业揭发自己的事耿耿于怀,对越捷飞很失望,但是站在越捷飞立场上,他是皇家侍卫,又是天如镜的师兄,这么做也是逼不得已。

  • 太监如公主府传旨,却被告知公主已经带着大批人马进宫,他们意识到事情不对的时候,刘楚玉已经出城,到了郊外树林。她安排好了桓远和流桑,让花错带容止去治疗,最后看了容止一眼,转身回建康去了,她现在还不能走。容止看着刘楚玉离去的身影,心急如焚,有气无力地唤她,让她别走。刘楚玉回去的时候,何戟正好醒来,大发雷霆,但是碍于圣旨只能先送不知为何走了又回来的刘楚玉进宫。在宫门前,刘楚玉问何戟为何如此憎恨她,他有小妾,她找男宠,有何不可,这样才公平。何戟不懂刘楚玉为何突然说这些,只是刘楚玉也不打算和他多说。在见到刘子业前,天机阁潜伏在宫中的人和她碰头,让她今夜动手杀了刘子业,刘楚玉点头,只不过今夜过后,她要退出天机阁。

  • 桓远醒来的时候正好刘楚玉追来与他们汇合,众人看到她都很激动,刘楚玉把宫中的变故告诉他们,与容止相视一笑。宗越仓皇逃跑在城外遇到搜索天机阁余党的沈攸之后,知道自己又被容止骗了,剑上根本没毒,他带着沈攸之气急败坏地去追杀容止,只是此时非彼时,容止已在这里埋伏了大量人马,他当初让墨香秘密办的事就是在此地埋伏下大魏的人,大魏宇文雄带兵来救容止,再加上刚刚传来的淮西军报,宗越与沈攸之折损数人后不得不放弃追杀容止退回建康。大魏的人和墨香突然出现,让楚玉等人措手不及,花错要求容止给个说法,容止还未开口,鹤绝突然出现,让容止把和花错交朋友的初衷说明白,容止面无表情,说出的话让人寒心,他当初身边缺人,看重花错的武功才把他留在身边,花错的病一早就可以治好,容止一直拖着就是为了让花错感激他。花错闻言满脸震惊转为愤怒,他要对容止不利,宇文雄及他的士兵与他打起来,花错双拳难敌四手,被众士兵围困,长枪架于脖上,花错诅咒容止有朝一日也会尝到付出真心却得不到回报的痛苦,楚玉为花错求情,容止顺势放了花错,花错走时发誓会

  • 容止告诉楚玉自己特意为她而来,楚玉一时愣怔之后,愤然甩开他的手,即使他的话是真的,也没有任何意义了,她不打算再为容止付出感情,爱情就像佳肴,过了时候就会变味,正好这时幼蓝前来送水,楚玉去开门的时间,容止离开了。容止回到军营,面色难看,接到刘彧御驾亲征的军报,并不放在心上。他吩咐墨香为自己办一件事。楚玉和桓远流桑打算出门散散步,刚出门突然听到一首歌谣,流桑激动异常,这是他的阿姊自己编造的,钟年年唱完一曲,下车与流桑相认。钟年年称她是在街上偶然看到流桑的,一眼就认出这是自己的弟弟。既然流桑姐弟相认,楚玉忍痛将他赶走,说是自己早就烦了他这个麻烦的小孩。回府关门后,楚玉难舍的流泪,她纵然不舍,但是为了流桑能跟着阿姊安稳度日,只能忍痛将他赶走。

  • 楚玉误会容止为了赢得战争的胜利对无辜百姓痛下杀手,对他失望透顶,楚玉自小受尽了战争的苦,甚至因此被养父母逼得跳河求生,这样的经历让她对战争痛恨至极。马车在树林间疾驰,花错突然现身,并且来意不善,幸好容止早有准备,他们躲过了花错第一轮的追击。冀州城中,刚刚打了一场胜仗的刘彧高兴至极,在他最开心的时候,天如镜给他当头泼了一盆凉水上去,他告诉刘彧容止是会让天下大乱的贪狼,需要及早除去。刘彧现在被暂时的胜利冲昏了头,并不信天如镜所言,不仅不听,还要大办庆典庆祝。桓远旁观这一切,他不明白天如镜为何针对楚玉。天如镜其实不是针对楚玉,他只是想除掉容止,若容止不除,楚玉也不会有安宁的一天,天如镜言尽如此,桓远若有所思。

  • 对容止死不能释怀还有花错,他其实并不是真正的恨容止,他只是想让容止认错,他很怀念他们的友情,那时容止给他治伤,教他练剑,日子过得何等快意,如今什么都没了,花错悲痛之下,自断一臂,狼狈离去。墨香跟随容止,一直忠心耿耿,他一剑杀了沈攸之,还要杀刘彧,只是一时不察,刘彧已经逃走,而天如镜有意放刘彧一马,因为大宋气数未尽。宇文雄要将容止的尸体带回大魏,被墨香一把拦下,他拿出容止早就写好的大魏未来十年的发展计划,容止早就知道他会死,他母亲去世前叮嘱他照顾好冯亭,只是他八岁时一场意外,流落羌族,冯亭没入宫中,从天真烂漫到凶狠残暴,甚至连他这个亲弟弟都不信任,但是容止却不在意,甚至连他的死他不惜利用来为冯亭谋划,让跟随自己的人衷心于她。

  • 容止不仅将马雪云接住,他还拿到了从空中掉落下来的绣球。马雪云感觉像做梦一样被容止搂在怀里,她含情脉脉地看着他。容止笑着说他说过要娶马雪云就一定会遵守诺言。大殿上,拓跋宏询问马相关于设立谁为摄政王的事,马相本来一直是中立派,可这次他站到了昌黎王那边。马相向拓跋宏和朝臣们说出了他曾经问过康王和昌黎王的一个问题,即若是有朝一日大魏陷于水深火热之中,二人该如何抉择。康王的回答是心系百姓,可昌黎王的回答却说忠于皇上和社稷。马相的话一出,朝臣们停止了纷争,而拓跋宏大喜过望嘉奖了马相。马府里,容止搂着马雪云说着情话的时候,马相推门而入。马相说他可以帮容止获得摄政王之位,但他要容止不许再靠近马雪云一步。容止问马雪云愿不愿意跟一无所有的他走,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他毅然拉着她转身离开。这时候,马相和马雪云都笑了,原来这是他们父女设下的考验容止的一个局。马相以为容止对马雪云是真心相待,所以他表示支持容止,,因为从今天起容止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摄政王了。

  • 刘宋送亲的队伍抵达了平城的郊外,在一路上他们都被魏国的百姓议论纷纷,大家都说嫁到魏国的这位公主其丑无比。就在队伍行进的过程中,一大群黑衣刺客突然出现,他们利用绳索将花轿驾到了半空中。负责守卫的统领沈遇和公主的婢女清越联手将刺客们击杀,他们将轿子放下来才看到里面只有一个被箭射满的稻草人。迎着沈遇疑惑不解的目光,清越说公主已经料到会有刺客出现,所以公主已经先行一步抵达驿馆了。容止没想到刘宋公主能安全抵达摄政王府,他看到花轿前来还有些吃惊。公主楚玉在清越的搀扶下下了花轿,她头上的红纱被风轻轻吹起了一角。容止趁着这空隙看到了楚玉的长相,他的神情没有任何变化。拜堂成亲的过程中,楚玉出尽了洋相,她不仅崴到脚将鞋子掉落还差点在跪下去的时候摔倒。

  • 朝堂上,因为税收问题吵得不可开交,容止揽下任务,要在三天内筹出巨额军饷。宫中宴会,魏国大臣对宋国出言不逊,楚玉巧施计狠狠的教训了大臣一顿。康王对容止虎视眈眈,多次扰乱容止解决税收问题的计划,容止只得传书霍璇,寻求帮助。霍璇为了帮助容止,抓住泾州几位富豪和贪官,以武力逼迫他们出钱。

  • 楚玉跟着容止到大牢找图桑,却发现图桑已被人杀害,楚玉决定进宫找皇帝当庭申辩,恰巧听到八皇子拓跋羽与婢女辱骂宋国人,楚玉惩戒了婢女,因此与八皇子结仇。荆州城内,霍璇好不容易筹集的军饷被天机阁主暗算丢失,天机阁嫁祸给宋人,众人都以为是宋人所为,霍璇却不以为然。宫内,八皇子拓跋羽中毒,婢女指出之前八皇子与楚玉有过节,众人以为是楚玉意图毒害八皇子。

  • 算计这一切的正是天机阁主,不仅如此,他还设计盗走了霍璇的军饷,霍璇与天机阁主一番斗智斗勇,并斩杀了一名贪官污吏,终于找到了军饷。宫中,独得容止宠爱的马雪云有孕在身,但因为其身体孱弱,被太医告知无法生下孩子。

  • 楚玉身陷囹圄,冯太后帮其证清白,楚玉找容止理论,容止因看到了马相,故意做戏痛骂楚玉,马相满意离开。而不知道这一切的楚玉却感到委屈,产生了离开魏国的念头。马相因为马雪云陷害楚玉一事,与马雪云起了争执,马相责怪马雪云被人发现狠毒用心,让苦心经营的一切差点毁于一旦,马雪云为父亲只关心利益而心寒。康王拓跋昀心系霍璇得而不求,偶在街上遇到了与霍璇容貌十分相似的乐蕴。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8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