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 立即播放

14.3亿播放
乐虎国际 更新至36集/共50集 周一至周三更新两集,VIP会员抢先看一周

地区:内地

导演:孔笙

类型:古装剧/偶像剧/宫廷剧/自制剧

语言:国语

电视台:北京卫视

简介: 大梁朝局安稳,但边境战火不断,守护大梁北境的长林军屡获军功,长林王萧庭生父子三人却遭群臣恶意揣测,被指权倾朝野、功高盖主,针对长林王府的阴谋逐渐展开。面对内忧外患,长林世子萧平章及二公子萧平旌外抗强敌...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36/共50集 )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梁渝两国在大梁边境甘州鏖战,大梁补给已断绝数十天。长林府世子萧平章率部奋战间隙,部将来报尚无援军迹象,恐难再挡进攻,劝萧平章撤离。萧平章不愿做长林军旗下的逃兵。四个月前的琅琊山上,萧平旌被罚潜入碧潭底捞寒晶石,正与小童嬉闹。萧平章来到琅琊阁,拿到了他前些时日所求问题的答案。与小弟萧平旌匆匆一晤便要启程。金陵城内,大殿之上梁帝与长林王爷萧庭生及众大臣议事。梁帝仅凭萧庭生一句推测便赐他兵符为长林军增援,此举引得皇后的胞兄、内阁首辅荀白水不满。负责军资调度补给的中书令宋浮担忧梁帝体衰而太子年幼,恐长林府功高欺主,暗示荀白水自己将有所动作。萧平旌送兄长下山,萧平章教导他要担起王府重担,平旌怀疑此次战局凶险。夜晚梦见兄长受伤,平旌心内不安,便在琅琊阁内四处打探消息,得知军资补给半路沉船,立刻下山去寻兄长。萧平章率部血战身受重伤。萧庭生和援军及时到来,虽守住了甘州,却看出北境隐患重重,着上报梁帝。梁帝得知萧平章受伤震怒,质问荀白水和宋浮为何甘州断绝补给整整一月。

  • 林奚年纪虽小但心沉手稳,为萧平章取出箭头。萧平旌为自己言语冲撞了她道歉,林奚不为所动。萧庭生与黎堂主说起陈年旧事,原来平旌小时候曾有过一门娃娃亲。长林王府父子三人均觉补给沉船事出可疑,父兄二人想隐藏长林身份,便派在琅琊阁受教的平旌去大同府探查一二。扶风堂的人受沉船事故殃及,黎堂主便派林奚也前去调查。荀白水怀疑宋浮造成三船沉没堵塞河道,是为了勾结外族,宋浮坚绝否认。荀白水让他把沉船后事收拾干净。

  • 金陵宫城内,上师濮阳缨为太子驱邪治病,荀皇后甚是满意。以此试探他的态度。濮阳缨说宋浮运数衰微,宋浮心中惧怕。莱阳府小侯爷萧元启出来游玩,救下了扶风堂的三个大夫和船老大。管家阿泰建议将此事上报,他却暗觉幕后水深,举报无门。萧平旌和林奚到达大同府,发现济风堂之前因官兵追拿凶犯,将店内砸得乱七八糟不得不关门修整。他夜探大同府衙,逃脱之时被秦师爷掌风所扫,以此推断出秦师爷是琅琊榜上排名第三的高手段桐舟,不禁怀疑他背后另有高人指使。大同张府尹手下的钱参领盘查得知萧元启的车马未经搜查就进了大同府,怀疑是他藏匿了证人。长林府父兄二人担心萧平旌,商量着派齐州善柳营的心腹元叔暗地相助。济风堂发现了程大夫留下的暗记,萧平旌也认出济风堂暗记旁的印纹是莱阳侯家的纹章。段桐舟查出萧元启在城中租了相距甚远的五个院子,为求一击而中四处调集人手。贴身服侍林奚的云大娘托在府衙当差的小申抄到了院子的地址。段桐舟带人搜查之时在其中一处遇到了萧元启本人。他借口小侯爷被劫,强行搜查院落却一无所获。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梁渝两国在大梁边境甘州鏖战,大梁补给已断绝数十天。长林府世子萧平章率部奋战间隙,部将来报尚无援军迹象,恐难再挡进攻,劝萧平章撤离。萧平章不愿做长林军旗下的逃兵。四个月前的琅琊山上,萧平旌被罚潜入碧潭底捞寒晶石,正与小童嬉闹。萧平章来到琅琊阁,拿到了他前些时日所求问题的答案。与小弟萧平旌匆匆一晤便要启程。金陵城内,大殿之上梁帝与长林王爷萧庭生及众大臣议事。梁帝仅凭萧庭生一句推测便赐他兵符为长林军增援,此举引得皇后的胞兄、内阁首辅荀白水不满。负责军资调度补给的中书令宋浮担忧梁帝体衰而太子年幼,恐长林府功高欺主,暗示荀白水自己将有所动作。萧平旌送兄长下山,萧平章教导他要担起王府重担,平旌怀疑此次战局凶险。夜晚梦见兄长受伤,平旌心内不安,便在琅琊阁内四处打探消息,得知军资补给半路沉船,立刻下山去寻兄长。萧平章率部血战身受重伤。萧庭生和援军及时到来,虽守住了甘州,却看出北境隐患重重,着上报梁帝。梁帝得知萧平章受伤震怒,质问荀白水和宋浮为何甘州断绝补给整整一月。

  • 林奚年纪虽小但心沉手稳,为萧平章取出箭头。萧平旌为自己言语冲撞了她道歉,林奚不为所动。萧庭生与黎堂主说起陈年旧事,原来平旌小时候曾有过一门娃娃亲。长林王府父子三人均觉补给沉船事出可疑,父兄二人想隐藏长林身份,便派在琅琊阁受教的平旌去大同府探查一二。扶风堂的人受沉船事故殃及,黎堂主便派林奚也前去调查。荀白水怀疑宋浮造成三船沉没堵塞河道,是为了勾结外族,宋浮坚绝否认。荀白水让他把沉船后事收拾干净。

  • 金陵宫城内,上师濮阳缨为太子驱邪治病,荀皇后甚是满意。以此试探他的态度。濮阳缨说宋浮运数衰微,宋浮心中惧怕。莱阳府小侯爷萧元启出来游玩,救下了扶风堂的三个大夫和船老大。管家阿泰建议将此事上报,他却暗觉幕后水深,举报无门。萧平旌和林奚到达大同府,发现济风堂之前因官兵追拿凶犯,将店内砸得乱七八糟不得不关门修整。他夜探大同府衙,逃脱之时被秦师爷掌风所扫,以此推断出秦师爷是琅琊榜上排名第三的高手段桐舟,不禁怀疑他背后另有高人指使。大同张府尹手下的钱参领盘查得知萧元启的车马未经搜查就进了大同府,怀疑是他藏匿了证人。长林府父兄二人担心萧平旌,商量着派齐州善柳营的心腹元叔暗地相助。济风堂发现了程大夫留下的暗记,萧平旌也认出济风堂暗记旁的印纹是莱阳侯家的纹章。段桐舟查出萧元启在城中租了相距甚远的五个院子,为求一击而中四处调集人手。贴身服侍林奚的云大娘托在府衙当差的小申抄到了院子的地址。段桐舟带人搜查之时在其中一处遇到了萧元启本人。他借口小侯爷被劫,强行搜查院落却一无所获。

  • 证据被毁,平旌下河底去探查那只没被捞起的船骸,拆下一块船板带回了新的物证,并且断定要揪出京城的幕后黑手关键在于张府尹。段桐舟觉张府尹办事不力,暗中买通钱参领,让他留意宋浮与张府尹的往来文书是否已经销毁。萧平旌去府衙打算敲打张府尹让其自首,在前厅久候不见张府尹出现。段桐舟毁了从钱参领手里拿到的张府尹和宋浮的文书,并暗中派人去将张府尹灭口。萧元启带着自己的小队人马赶去酒坊拦住了段桐舟,称此地为自己置业,不许段桐舟入内,双方混战。萧平旌救了张府尹,并带着他和前来报信的林奚一起赶到酒坊,以府尹之名令官兵停手。段桐舟颠倒黑白,称府尹被劫持令官兵营救。双方僵持不下之时,元叔和参将纪琛带善柳营赶到掌控了局面。段桐舟逃走之际杀了钱参领。萧平旌萧元启一行与纪琛的善柳营一同押送张府尹进京,林奚随行。夜晚扎营,萧元启因第一次杀人心有余悸,萧平旌宽慰他。平旌对段桐舟生死关头杀死钱参领的行为一直记挂在心里。

  • 纪琛将张府尹囚车安排在一处易守难攻的地界并用毡布掩盖,而张府尹自被抓起便一言不发。段桐舟深夜来袭,一击即中张府尹囚车。萧平旌早已将张府尹转移,他一直怀疑段桐舟只杀参领不杀张府尹是留有后手,在押送队伍里有帮手,这人就是纪琛。纪琛贪恋军功与朝中人勾结,当初若甘州失守,他所在的齐州正好可与奔波而来大渝残兵相抗,胜而得功。段桐舟欲逃走被平旌和赶来支援的大嫂蒙浅雪生擒,蒙浅雪带来的长林王府精兵锁拿善柳营。萧平旌这才醒悟过来原来父亲早已知道缘由,却对自己隐瞒一起,气愤不已去找林奚评理。蒙浅雪看着二人心生欢喜。众人回到金陵,萧平旌在家听父亲训导,萧元启也被母亲责怪不该涉险朝中之事,林奚回到了金陵扶风堂,才知道黎堂主已经离开金陵,并让她留下照看济风堂。宋浮入狱,梁帝向萧庭生感慨自己精力不济识人不明,萧庭生劝慰梁帝要保重身体。朝阳殿内,吴都尉向梁帝禀报大同府沉船一案宋浮俱已招供,唯独不认和纪琛合谋掠夺军功。

  • 梁帝将宋浮供认的同谋名单交与荀白水,让他主理详查,并叮嘱吴都尉将初审情况告知长林王。濮阳缨替荀皇后办好了上次梁帝关心的为前线将士祈福一事,言称梁帝对长林府恩宠可比东宫,暗示皇后若荀白水的人与补给沉船之事相关,要尽早撇清。宋浮承认自己对补给船只动了手脚,但坚决否认与善柳营合谋。萧平章怀疑其中是段桐舟在捣鬼,便让萧平旌去庭尉府透露一二。荀皇后询问荀白水是否与此事有关联,荀白水否认。吴都尉去提审段桐舟,却发现他已逃脱。蒙浅雪觉察萧平旌对林奚有好感,亲自去济风堂接林奚为萧平章诊治。回府途中与濮阳缨的马车险些冲撞,正好遇到她的师兄、禁军统领荀飞盏在捉拿逃犯。萧平旌得知段桐舟逃脱,一时气恼,抱怨庭尉府看守不利,萧庭生气他不知深浅胡乱揣测,又是一顿训斥。梁帝得知宋浮吐露的名单中人俱与沉船一事有瓜葛,深愧自己居上不察,心内郁结眩晕,荀飞盏急召太医。濮阳缨也为梁帝号脉,荀皇后借机拉拢濮阳缨,言称太子请上师费心。濮阳缨应对自如。

  • 平章出宫后晓之以理,告诫平旌为了长林王府,以后行事要循矩。在荀飞盏的追捕下,段桐舟躲进了莱阳王府中,撞见萧元启的母亲在行巫蛊之术诅咒梁帝,以此为把柄要挟萧母帮忙,又一次成功逃脱。长林兄弟二人回府途中遇见荀飞盏,萧平旌便追着他一道前去追踪段桐舟。林奚将萧平旌叫到济风堂,告知他蒙浅雪多年未孕,是因贴身所用的粉盒沾染了极寒之物东海朱胶。平旌将事情告诉了大哥,萧平章大为震惊,趁着蒙浅雪出门上香,请林奚到长林王府彻查蒙浅雪身边之物,最终确定东海朱胶只在粉盒之中。萧平章看着这个皇后赏赐的粉盒,不由心生疑窦。荀飞盏在与段桐舟交手时发现他的掌印特点,想起在自小养大他的叔父荀白水家见过,怀疑二人有私交,便去找叔父对质。追问之下,荀白水承认自己与段桐舟确有往来,但一切都是为了太子打算。荀飞盏大怒,但看在荀式一族份上,表示抓住段桐舟审问详情之后再做定夺。荀飞盏与段桐舟交手时从他身上撕下一块带有奇异香味的布料,经内廷司辨认,确认这香料只来源于青莲寺和乾灵观。

  • 原来段桐舟故意在荀白水家留下掌印引荀飞盏入局。荀飞盏赶到乾天观,发现了密道并强行搜查,段桐舟躲进水井得以保命。萧庭生与长子得知荀飞盏搜查乾天观略感诧异,但因为他一无所获,便觉得此事与濮阳缨并无关系。兄弟二人去天牢见宋浮,告知他判决已下。萧平旌叹宋浮曾受先帝嘉奖是一代忠臣,为何如今叛君叛国。宋浮大怒,称自己一心效忠,断绝补给只因痛恨萧庭生扰乱军制,拒不承认和纪琛同谋,也从未派段桐舟去齐州善后。萧平章进宫将粉盒之事禀报荀皇后,荀皇后辩解并非自己所为,为了安抚萧平章下令彻查粉盒的经手人。萧平章回府以后叫自己的手下东青从周管家手里接下了自己所住东院的事务。太子东宫已立,礼部祭奠仪式仍以萧庭生为尊,萧平章斥责了礼部尚书,自己也气得胸肺之伤发作。荀飞盏劝他不要多想,萧平章却已经提前认识到众口铄金的可怕。为了给蒙浅雪治病,萧平旌去愁云溅的悬崖上采药。莱阳太夫人向濮阳缨询问粉盒一事,生怕败露。

  • 莱阳太夫人向濮阳缨询问粉盒一事,生怕败露。林奚在济风堂苦练针法。一夜风雪,兄嫂忧心萧平旌,二人聊起东海北燕将有使团来大梁,蒙浅雪早已替平旌看上了林奚,担心北燕郡主会指婚给平旌。萧平章却似乎已经猜到林奚便是平旌从小指腹为婚的对象。奉天殿内,皇族宗室共聚过年,萧庭生父子与梁帝父子相处甚是融洽,荀皇后一直冷眼旁观。宴席过后归家,萧庭生带二子祭拜无字碑——世间英灵无数,想祭之人皆可进香与此碑前。平旌路过酒楼,看见阿泰在门口,便想进去找元启喝酒,却听见两个纨绔子弟讥讽蒙浅雪无子是因为长林府杀戮太过,他愤懑难忍出手伤人,被路过的荀飞盏拦下。得知了平旌出手的理由后,荀飞盏将二人捆上带回了禁军府。林奚已准备妥当,可以为蒙浅雪治病。萧平章方将无子实情告知蒙浅雪,浅雪伤心大哭。梁帝告知荀皇后东海使团进金陵,要祭拜以前送来大梁和亲的淑妃,荀皇后似有不安。她责怪荀白水不将东海使团要求祭拜淑妃一事告诉自己,荀白水劝她不必担忧,这只是做给人看的场面事。

  • 接二连三的事情出现,仿佛酝酿着什么大祸。梁帝与萧庭生、萧平章商量,准备派平旌与荀飞盏探明东海使团名单上的墨淄侯——琅琊榜排名第一高手的行踪。莱阳太夫人听说东海来人,吓得魂不附体。当年是她调换了蒙浅雪的妆盒,被淑妃发现,于是铤而走险害死淑妃。东湖朱胶对男女均起作用,但萧平章身旁却没出现此物,平旌和林奚分析下手之人无法接近平章,很有可能是内宅女眷。萧平章将梁帝的指派告诉平旌和飞盏,飞盏料定墨淄侯已经提前进了金陵。果然,墨淄侯找到当年替淑妃接生的太医,逼问当年的情况,一口气将当年与淑妃难产相关的人杀了六个。梁帝明白了他特来寻仇,可当年已经派人细细追查,并没有可疑之处。而平章已经猜出墨淄侯的用意:若是淑妃娘娘之死真的另有内情,此刻一定会有人正在为此惊慌。于是便让平旌飞盏重查淑妃之死。荀皇后被墨淄侯的狠毒惊吓,但面对濮阳缨却始终咬定自己没有害淑妃。其实当年皇后的婢女听见了淑妃和莱阳太夫人的对话,皇后推测出莱阳太夫人的用意,她非但没有阻拦,反而推波助澜。

  • 皇后查出当年制造粉盒的工匠已死,并且这个粉盒是他最后一个作品。平章平旌都觉事情蹊跷。原来是濮阳缨传递消息,告诉墨淄侯淑妃之死是遭人陷害,引他来大梁,然后以更大的利益诱惑他,表示要相助他完成雄图壮志。濮阳缨带墨淄侯夜入长林王府,以试探府里的守备。平旌飞盏查出当年淑妃待产,莱阳太夫人一直守在她身边寸步不离,便想次日去查问一番。莱阳太夫人听闻墨淄侯四处滥杀,自觉大限已到,在晚饭时与萧元启话别。果然深夜之时墨淄侯与濮阳缨一同前来,三人对质,莱阳太夫人心中怨忿难平,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供认不讳。她当年换粉盒被淑妃看见,淑妃劝她早日弥补,以免铸成大错,她表面悔改,暗地里却给待产的淑妃下了东海朱胶,让她难产而死。濮阳缨以萧元启的性命和未来道路一面要挟一面利诱她在死前写下莱阳王之死的来龙去脉。

  • 翌日,萧平旌与荀飞盏来到莱阳侯府,萧元启领他们入府,三人看到的是莱阳太夫人的尸体和墨淄侯留下的“旧怨已平 当归东海”的字条。二人进宫面圣,梁帝命搜查莱阳侯府,找出了莱阳夫人诅咒梁帝的证据,才知她这些年来因为莱阳王之死一直对梁帝和长林府心怀怨恨。梁帝为自己以前在淑妃之死上怀疑皇后而自责,皇后落泪。萧庭生质问两子为何不将蒙浅雪的事告诉他,萧平旌辩解之际,无意中透露蒙浅雪深受其害已有七年。萧庭生想起萧平章将蒙浅雪所住的西院从周管家之手交到东青手里,猛然一震。原来周管家是萧平旌之母的老仆人,因不忿萧平章占有世子之位,故而在发现蒙浅雪异样后并未禀报,希望萧平章一直无子。萧庭生将周管家押送寒州幽禁,萧平旌不解去问兄长,萧平章坦言自己乃是萧庭生养子。平旌难以接受大嫂被害是因为自己,躲到了林奚处不愿面对兄嫂。

  • 平旌难以接受大嫂被害是因为自己,躲到了林奚处不愿面对兄嫂。萧平章前去接平旌回家,并保证不将此事告知蒙浅雪。梁帝和萧庭生相信莱阳夫人所做之事萧元启并不知情,顾及骨肉亲情决定不加罪于他。东海使团进京面见梁帝,梁帝问起墨淄侯何在,使团推说他水土不服已先行回国。梁帝三言两语敲打使团,使团表示归国以后一定对墨淄侯多加查看。墨淄侯与濮阳缨夜入莱阳侯府,将其母遗书交与萧元启,以复仇和复兴门楣引诱他入局合作,萧元启百般挣扎。平旌来看元启,听出他心中多有怨怼,宽慰的同时提醒元启不要口不择言。

  • 梁帝宣召萧元启进宫,将其父母的行径全部告知,并宽宥萧元启将母薄葬,但不得立碑祭祀。萧元启表面恭谨,暗地里却开始像墨淄侯学习武功。祭拜淑妃并完成相关事宜之后,大梁使者随东海使团回访,墨淄侯为掩人耳目亦回东海。东海使团刚走,北燕使团的驿报的便传来。北燕使团中有琅琊高手榜第四位拓跋宇随惠亲王同来,长林父子暗忖金陵最近高手接连而来,是否有人暗中安排。梁帝驳回了荀白水让太子历练的建议,安排平章在北燕使团逗留期间陪同惠亲王,荀白水和荀皇后心中不满。朝中议事,北燕愿撤军北岭、遣嫁郡主与大梁修好。萧平章指出从地形推断,南岭无险可据,北燕军队本就在北岭,因此修好条件只是联姻而已,大梁可追加条件达成此约。大梁战马育种不易,可要求北燕提供种马,朝廷在兰州开设马场,由长林兰州营代管。荀白水反对长林军监管马场,又举荐不出合适人选。梁帝同意了萧平章的建议。萧庭生回府以后与平章平旌闲聊,说起感觉内阁首辅荀白水似乎对开设马场不甚同意。

  • 萧平旌苦于萧庭生虽有权调查但不能妄用,后经林奚提醒,利用官家对江湖势力聚集的敏感,向巡防营孙统领透露最近有大批江湖人集结,让他多加留意。自己也夜探客栈,听到几大马场要刺杀北燕惠王的消息。但无凭无据,也只能告诉孙统领让他多加准备。濮阳缨知道了萧平旌的计划却毫不惊讶,原来他在背后策划着一个更大的阴谋。孙统领监察到马场的人集结出城,恐有异动,便和萧平旌一同跟去。濮阳缨设计让萧元启出城,安排他在小树林里看到道童带话给段桐舟,得知濮阳缨此举是给萧平旌下的圈套,立刻回城给萧平章报信。正在议事的章、盏二人赶去救旌。巡防营赶到制止了马场对北燕使团的袭击,萧平旌被段桐舟引到埋伏杀手的树林,他在去之前也机智地引诱在琅琊高手榜上排名第四的拓跋宇去和排名第三的段桐舟比试,于是拓跋宇及时赶到救了萧平旌并和荀飞盏一起追捕段桐舟,段走投无路跳崖而死。濮阳缨怒极。

  • 父兄斥责平旌鲁莽遇险,罚他去跪祠堂。同样回到家中的荀飞盏却心下不安,怀疑叔父荀白水与马场一事有关,正值荀白水来找他。梁帝与萧庭生商议联姻之事,萧庭生处事极懂分寸,半步不敢越矩,认定此事归内阁所管,自己不便多嘴。北燕使团到京,章旌兄弟迎接,相处融洽,荀皇后却恶意揣测北燕只知有长林世子,不知有东宫太子。平旌看出北燕使团里的重华郡主武功内力深厚,平章没有放在心上。段桐舟武功极高,名利皆有,平章平旌不明白他以身犯险所图何事。尸检时,二人注意到段桐舟身上的有奇怪的花卉纹身。太子生病,照拂他的奶娘脖子上也有同样花纹。平旌经常去扶风堂找林奚,二人感情愈加深厚。梁帝见此番平旌受伤,便叮嘱平章以后办事多带他出去,不能一直放纵他在外面胡闹。荀飞盏查出马场消息乃是由兵部的人泄出,荀白水松一口气。荀白水的人和萧元启看见三人夜进乾灵观,渭姓三胞胎向濮阳缨汇报他们“养”的人已有发病征兆。和谈初定,荀飞盏知道拓跋宇是琅琊高手,武功极高,有心切磋获梁帝应允。宫宴之上二人比试。

  • 荀飞盏与拓跋宇的比试点到为止,宾主尽欢。重华郡主借此机会提出想与平旌较量,二人激战之时突然剑断,剑尖刺向惠亲王,惠亲王当场身亡。重华哭指长林府不同意和谈下此毒手。梁帝只得将平旌暂时收监以待详查。朝阳殿上,梁帝与众臣议事,一时众说纷纭,萧平章相信真相只有平旌知道,便向梁帝请求去狱中看他。平旌回忆比武过程,确定是重华郡主下的杀手,让兄长从拓跋宇下手调查内情。濮阳缨夜入荀府提醒荀白水不要急功近利轻举妄动,又发觉荀白水言语之间不似从前那般信任,荀白水冷言怀疑濮阳缨的身份和搅弄朝局的真正目的。濮阳缨称自己空有一腔抱负但在陛下心里只是做一个“治疗咳疾的术士”,他欲辅佐新君而谋国师之位,自然与不信道的长林王府为敌。濮阳缨分析和谈失败,燕梁战火再起,所有罪责都要怪在萧平旌身上,可削弱长林威信。萧平章将平旌所述俱转萧庭生,并认为若此事定为“意外”处理会后患无穷。他决定试着去找拓跋宇商谈。

  • 翌日,萧平旌从天牢里带出萧平旌去找拓跋宇。旌宇二人见面即拔剑相向,平旌重现当日与重华比武的过程,拓跋宇明白了事情的真相。萧庭生向梁帝俱实禀告惠亲王死亡真相,并要将真相写进通报北燕的国书,群臣分成两派争执不下。梁帝退朝以后,同意萧庭生所奏。萧庭生不顾年老体迈,再请去北境调整兵力备置,平章核查大运梁道。梁帝感动应允。濮阳缨惊异此事没有按照预期方向发展,下意识吐露要拔掉长林王府还需时日。荀白水只想遏制长林王军功过盛从未想要彻底摧毁长林,濮阳缨此言让他心生寒意,后悔与其合作。拓跋宇率使团押解重华,扶棺回国。萧庭生和萧平章亦离京,萧平旌留守京城,调制剧毒的濮阳缨唇边浮现笑意。扶风堂杜仲告诉林奚京城和附近县府有人大量收购白茵草。萧元启跟踪乾灵观的道童出城,看见道童与渭无量上山,无法再跟。道童与渭姓三兄弟将一重病男子泡入水桶中,控制他的发病期和症状。

  • 东宫失火,宫门宵禁,萧平旌担心太子安危,连夜手持先帝所赐金牌进宫。遇上救了太子的荀飞盏,告知他金牌不可乱用让他速速离开。荀皇后要杖杀值夜三十七人,萧平旌向梁帝求情。濮阳缨恐吓荀皇后太子有性命之忧,需以百千平民性命生祭。渭无量口称濮阳缨掌尊大人,二人确定在京城附近实施计划。原来濮阳缨暗地在人身上培养病源,准备“养成”之后大肆传染。萧元启拼命练功,又经常悄悄出府,他知道如今各方势力对垒,他想让自己的选择更有价值。萧元启再次跟踪渭无量,被濮阳缨发现。濮阳缨问他是否心思未定。萧庭生与平章行至袁州,带他去看他亲生父亲的坟墓。当年萧元启之父莱阳侯贪污军资,平章生父路原与他同流合污,最终良心不安救下了莱阳侯要灭口的十七个证人,自尽而死。同时濮阳缨也将此事告诉了萧元启,要他将路原当作杀父仇人,与萧平章为敌。渭无量等人将从瘟疫病人眼中流下的污血投入京西赤霞镇,开始散播瘟疫。梁帝按计划和宗室去卫山守陵一个月。荀皇后借口太子受惊不宜远行留在京城。

  • 荀皇后命令京兆府尹李固对疫情禀告视而不见。赤霞镇有人发病,大夫让禀告官府,李固按下。林奚听闻灾情赶去赤霞镇救治。官兵封路,林奚一行人无法出城。萧平旌到扶风堂找林奚,听说她去了赤霞镇未归,便前去寻她。找到林奚以后看到灾情严重而官府态度异常,立刻回京要禀告内阁,在途中碰见了办事回来的萧平章。兄弟二人揪着李固将灾情之事告知荀白水,荀白水立刻着人查办。二人走后,李固以为荀白水和荀皇后是同谋,便将事情全盘托出。荀白水震怒进宫质问皇后,得知幕后之人是濮阳缨。一面派人查封乾灵观,一面急召太医会诊。金陵城内已有人发病,太子亦染病不起。太医院查出此疫与三十年前夜秦国所发生的极为相似。当时夜秦疫情失控,先帝无奈下令长林军封住夜秦到大梁的通道,保住大梁子民。疫情过后,夜秦王族无一幸免。扶风堂黎老堂主回到金陵,也判断出此疫与夜秦瘟疫病症相似,让人按以前的配方抓药给危重病人试用。为免疫情扩散,荀白水寻得萧平章的支持,下令封城,并发誓携妻儿老小与全金陵百姓同在,控制住了大局。

  • 为免疫情扩散,荀白水寻得萧平章的支持,下令封城,并发誓携妻儿老小与全金陵百姓同在,控制住了大局。萧平章为保蒙浅雪安全,借口要从上古医书里寻找治病良方,让她在家查阅。林奚因为日夜操劳照顾病患也感染了瘟疫,她恳请黎老堂主用自己为新药方试药。林奚服了汤药还是昏昏沉沉,平旌陪伴在侧,寸步不离。荀白水查询史料,得知三十年前扶风堂有大夫去夜秦救治,并且此病孩童不易感染,因此瘟疫过后很多无家可归的夜秦孩子被大梁人收养。荀白水开始怀疑濮阳缨的来历。萧平章向老堂主问出了心中的困惑:林奚就是当年和平旌指腹为婚的女孩,为什么不将此事告知萧庭生?老堂主说早年问过林奚的意思,她不想旧事重提,自己只好作罢。荀白水将怀疑濮阳缨是夜秦人前来复仇的事情告诉了萧平章,说李固是受濮阳缨指使知情不报,隐去了荀皇后。并提醒萧平章金陵城内的夜秦人可能不止濮阳缨一个。

  • 药方终于有了效果,但是必有的白茵草却在瘟疫爆发之前被濮阳缨几乎全部买走。萧元启之前一连几日多次观测跟踪,得知疫情与濮阳缨手下的人有关,觉得与他合作太危险,生出异心要走自己的路。他连夜将母亲遗书抽出两页烧掉,其余交与萧平章以表诚意,吐露濮阳缨威胁其母以及其他罪行。并告知萧平章濮阳缨的手下此刻还在金陵,萧平章令平旌和萧元启前去,抓住了渭无量渭无命。二人却一同自尽,平旌在他们身上也发现了和段桐舟一样的纹绣,觉醒原来段桐舟是濮阳缨的人。众人想方设法筹措白茵草,最终决定派信使去卫山向梁帝求旨。老堂主派出扶风堂的杜仲,原来他就是当年在灾难中幸存的夜秦孩童。荀白水和萧平章为保事情万无一失,让萧平旌用飞鸽传书同时向卫山附近的琅琊鸽房求助。荀白水派人杀了李固并做成畏罪自尽,宫中传来太子苏醒的消息,荀白水大喜。荀飞盏受萧平章之托到天牢探视李固,却被来报信的人阻断,没有进入。荀白水告诉皇后宫外的事情已经料理妥当,让她谨言慎行。长林兄弟进宫看望太子,三人相见甚是开心。

  • 萧平旌将渭无量尸体上的纹绣绘下来送到扶风堂请林奚辨认,恰逢林奚在忙,云大娘谎称看到了濮阳缨,将萧平旌骗走暗下杀手,被经过的蒙浅雪阻挠,但剑尖仍然划伤了平旌,平旌身重剧毒而不知。林奚认出此花在云大娘身上亦有,质问她入扶风堂十几年是何目的。云大娘自称夜凌子。夜凌子是夜秦从国中幼童中挑选出天资优异者,由夜凌宫学的掌尊培养成的王族心腹,在国内担当大用。当年夜秦大灾,正有一批夜凌子出师,无根无国只能飘零各地。濮阳缨少时和弟弟一起被选进夜凌宫学,后因掌尊大人察觉他心志不正,没有成为夜凌子。其弟出师接掌尊大人令牌,传口谕遣散夜凌子,让大家不怀仇怨,好好生活。濮阳缨杀弟夺令牌,要利用复仇来证明自己才是最有资格做掌尊的夜凌子。平旌见云大娘发丝垂下,猛然想通自己以前所见这个纹绣是出现在女人身上,此人正是东宫的掌事娘子。他火速进宫,云大娘却说宫内已经动手,现在再去为时已晚。荀飞盏此前发行李固已死,懊悔不已,进宫质问荀白水是否是他做了手脚。

  • 长林府内,平旌毒发晕倒。黎老堂主与林奚施针防毒蔓延,并告知平章此毒无解。平章注意到林奚面色有异。濮阳缨让道童以身为载体,给他换血疗。道童得知按照此法自己性命难保,抵死不从。但濮阳缨早已在他饮食中掺入霜骨,道童得知自己已中毒,连忙吞下一旁的玄螭胆。濮阳缨曾说过玄螭胆可解霜骨毒,但他早已毒发不管用了。濮阳缨将他囚禁,为己换血。林奚问黎老堂主为何不告诉萧平章玄螭胆可解霜骨毒,黎堂主说此种解法等于一命换一命,阴狠毒辣,医家不用。萧平章听到二人对话,旋即猜到濮阳缨意图,赶去天牢问云大娘霜骨解法。原来濮阳缨的真正目标是平章,他让平旌身中剧毒,以解药为诱饵让平章找他。云大娘按计划将解法告知,并且说萧元启经常偷偷跟踪探查,想必已经知道濮阳缨藏身之处的大致位置。林奚苦翻医书,欲寻他法。她和萧平章都想到濮阳缨背后另有阴谋。平章自知此去凶多吉少,与妻子话别。萧元启带路,平章飞盏大致确定濮阳缨老巢的位置,安排布置准备围捕濮阳缨。由于范围过大人手不够,萧平章顾不得避嫌,准备调遣羽林军。

  • 先前派去卫山给梁帝报信的扶风堂的杜仲回来了,他是当年劫后余生的夜秦人,熟知夜秦草药。黎老堂主带着他一同去长林府帮忙救治平旌。黎老堂主带着林奚杜仲住进长林府日夜照看平旌,终于杜仲想出了一个方法或可一试,但仍然需要关键解药玄螭。萧平章安排布置,几人带兵守住各个出口。进入玄灵洞时看见道童,道童恨极濮阳缨,将其计划告知萧平章。这也在濮阳缨的计划之内。濮阳缨将玄螭胆放入刀林环绕的铜盘内,平章一旦伸手去取,便会被淬过霜骨的刀锋所伤。若周围人轻举妄动,设好的机关便会将玄螭烧为灰烬。当年濮阳缨与弟弟均感染瘟疫,其母将唯一一颗药丸给其弟服下。纵然后来又有大夫赶到救了濮阳缨,但他从此怀恨在心,不信世间情义。萧平章为弟伸手取药身中霜骨,渭无忌点燃大火,濮阳缨趁乱逃出。平章回到府中,蒙浅雪得知他也中了霜骨之毒,悲痛欲绝。

  • 荀飞盏带兵围剿,萧元启抓住了濮阳缨,濮阳缨以皇后参与炮制疫灾这一秘密和她亲下的诏书向萧元启交换一条生路。萧元启拿到了皇后的诏书,转头还是杀了濮阳缨,将他的尸体带回刑部。老堂主和林奚找到了破解之法,哪怕再多一人中毒也可获解。众人大喜。老堂主正要开始为兄弟二人疗毒,东青来报瀚海来人急见长林世子。拓跋宇在城内等了平章好几天,终于找到机会告诉他,北燕与大渝签订密约,同意开放阴山山口,允许大渝借道。如此一来,萧庭生主营被围,军令难出,平章要立刻赶去援救。但他已身中剧毒,按老堂主的解毒之法,须得封停全身机能,保住心脉,解了寒毒之后还要卧床几月修养。如需速好,由于他毒发未到三日,可吞食玄螭胆自行运功疗伤。但如此一来,平旌便无法可救。平章想起濮阳缨的道童替濮阳缨换血之后,还可再活几月。决定效法道童,自己吞食玄螭胆,之后由林奚帮他和平旌度血。 荀飞盏得知此事前来阻止,被伤心欲绝的蒙浅雪拦下。平章告诉林奚自己已经知晓她的身份,为了她和平旌的将来,请她千万保密换血一事。萧平章拜别梁帝,蒙浅雪随他一同出征。

  • 萧平旌听说北燕之事心急如焚,推演前方战事,想去帮助父兄。大渝偷袭已成,平章还没赶到,萧庭生主营已被围困,消息传递不得。近百年前,大渝与北燕东海来犯大梁,即以“三月弯刀”之势得逞,萧庭生形式危急。平章到达芦塞,领军拼杀,平旌林奚萧元启一同赶往北境。平章拿下芦塞,与萧庭生汇合,身体已然支撑不住,跌落战马。战役胜利,平章牺牲,萧庭生心痛难忍,口吐鲜血。平旌赶到兄长灵堂,跪地嚎啕。夫报萧庭生,蒙浅雪已有两月身孕。消息传回金陵,梁帝悲恫,长林王府众人扶棺回京。萧元启故意将平章中毒之事告知平旌,让他去问林奚。大梁帝与萧庭生商量将怀有身孕的蒙浅雪送去琅琊阁安养。

  • 平旌向林奚询问真相,林奚将实情告知,平旌得知兄长是为自己而死,痛恨自己,也无法原谅为促成此法的林奚。林奚陪蒙浅雪同去琅琊山。平旌与父亲拜祭过平章,自请去甘州军中历练。萧元启与他同去。一年后,平旌在甘州接到蒙浅雪产子的消息,欣喜不已。宫内,梁帝身体日渐衰弱,几乎不见众臣与妃子,诸事只有长林王转呈。荀皇后焦虑,伙同荀白水拉拢荀飞盏,被荀飞盏呵斥。梁帝自知时日不多,即担心太子成长,又担心自己走后无法照拂萧庭生,于是召宗室入宫,叮嘱太子要多听长林王伯教导,当众托孤,下旨新君即位由长林王辅政。众臣领旨,梁帝薨。荀皇后与荀白水面如死灰。

  • 萧庭生领小皇帝上朝,平旌和萧元启回京面圣。荀太后向荀白水抱怨先帝遗诏,身旁刚送进宫来服侍她的荀白水的侄女荀安如吃了一惊。荀白水表示时机未成熟,还需再等。平旌拜见父王,二人夜聊北境之事。平旌禀父,好战的大渝康王覃凌硕成为皇属军主帅,恐北境战火再起,便无暇回京看望父亲。荀白水和太后筹谋新建帝都羽林。为免长林王反对,二人决定诱哄小皇帝亲自开口。朝堂之上,荀白水步步紧逼,荀太后突然现身。

  • 朝堂之上,荀白水步步紧逼,荀太后突然现身。太后又哭又闹,言语之间直指萧庭生篡权,萧庭生气得直打哆嗦。小皇帝无所适从,最终不欢而散。在荀白水和太后的蛊惑之下,小皇帝时有疑虑。最终新的帝都羽林得以建立,荀白水和太后觉得放心了许多。可是萧庭生却看到新军背后的忧患。平旌拜别父王回甘州,萧庭生将长林军牌赐予平旌,要他担当重任。萧平旌在琅琊阁上见到蒙浅雪和小侄子,浅雪告诉他林奚立志要写药典,已去云游,并劝他不要背负太重。平旌离开琅琊阁,老阁主送他一个锦囊让他回到营中方可打开。锦囊里写到十月初一,北境可见日蚀。平旌推断覃凌硕一定会利用大梁国丧生是非。

  • 平旌想到一个冒险的法子可保边境长年无忧,要亲自潜入大渝,利用这次天象打击敌人。萧庭生亲信的迟将军魏将军对平旌的想法很担忧。平旌带人潜入大渝打探消息,并且跟随潜伏在大渝军队里多年的探子闯入军中,偷听到了大渝皇属军前任主帅阮英劝康王暂时按兵,康王不屑。平旌心中已有计谋,决定利用康王的狂妄自大,和大渝信奉白神教的信仰,与天象相结合来打击大渝皇属军。

  • 平旌在行使计划之前修家书一封,萧元启自请替他送信。金陵城内,萧庭生见萧元启成长很是高兴,这几年来二人常通书信,萧元启将平旌的消息及时告知萧庭生,让萧庭生宽慰不少。当夜,萧元启夜入荀府,告知荀白水萧平旌将立大功一件。荀白水不信萧平旌在国丧期内敢大兴兵马,并且怀疑萧元启的动机。但他和皇后商议之后,二人还是决定与萧元启暂时结成同盟。荀白水回访萧元启,答应与他同谋,但提出萧元启如何证明诚意。萧元启拿出濮阳缨给他的皇后诏书,荀白水面无血色。

  • 萧元启留在京中的日子,萧庭生将萧元启叫到府内亲自教习军务,萧元启有些触动。在金陵这几日,萧元启与世家公子小聚,无意间看到了荀安如的轿子经过,听说太后对她非常好。萧元启若有所思。到了离京的日子,萧元启带着萧庭生给平旌的回信离开,他悄悄拆信,并将信件给荀白水看。二人合谋,准备称先帝托梦,兵凶之气太重,下旨禁边境刀兵,以此制止萧平旌大动兵马。荀白水和皇后联手蛊惑小皇帝,最终让他隐瞒萧庭生,直接下了旨意。萧元启带着信回到北境交给萧平旌,平旌却偶然发现信的封口被人开启过。萧元启装作毫不知情,与平旌一同分析是谁开了信。平旌已经明白了不管是谁,意图便是要阻止他与大渝的这场战役。于是吩咐下去守住各要道,暗中阻拦使臣。荀白水也料到萧平旌可能会有所防备,于是亲自前往北境下旨。

  • 平旌要去前线领兵,萧元启自请留在甘州稳固后路,平旌对他十分放心。荀白水路上果然遇到各种小阻碍,他果断召集人马先行,让其他人等情况允许再跟上。荀白水到了甘州只见到萧元启和鲁昭,萧平旌不在无法接旨。萧元启摸清了平旌的去向,为免暴露,前脚将平旌的去向告诉了荀白水,后脚又去给平旌报信。荀白水一人先行,赶在大战之前到了萧平旌驻扎的营地,平旌顾全大局,希望与荀白水商议,但荀白水毫不相让,宣旨禁止他们出兵。平旌不愿放过良机,抗旨出兵,且宣称全军上下都是听他的军令,此战之后,无论何等罪名加身,都由他一人担当。

  • 长林军利用日蚀天象大胜,大渝皇属军惨败。萧平旌向荀白水保证,安排好战后大局,自会回京受审。林奚上琅琊阁问平旌之事可有解法,阁主却说琅琊阁不答朝堂之事。小皇帝见奏章中多是弹劾萧平旌,却无求情,心中愤懑。荀飞盏立刻说自己曾上书求情,不知为何没有上达天听。太后发怒斥责于他。荀飞盏问萧庭生为何不召见朝臣为平旌解围,萧庭生直言不愿看到党派之争。太后不等萧平旌自行进宫领罪,为了颜面,提前派禁卫营两位副统领上门捉拿萧平旌,蒙浅雪以一人之力抵挡回去。

  • 荀飞盏已经明白了叔父的计谋,质问他损伤陛下的利益名声可曾心中不安。他明白叔父最大的筹码就是他知道萧平旌会在意皇帝和皇家的颜面,他赌的就是长林王府的忠心。萧平旌进宫受审,萧庭生陪同。荀白水痛陈平旌罪状,直指他抗旨不遵,目无陛下,依仗自己手握兵权,意图废帝。萧庭生自知时日无多,趁此机会在朝堂之上与小皇帝敞开对谈,一吐为君之道。激动之时气血翻涌,咳血当场。萧庭生表示若陛下不安,长林王府无人恋栈权位。说完便支撑不住晕了过去。黎老堂主和林奚早已备好药,给萧庭生服下。荀白水派太医到长林王府打听萧庭生病情,黎老堂主如实告知。

收起
演职员表
系列剧集

Copyright © 2018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